当前位置:泛黄情感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(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)
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(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)
2022-11-28

文 │ 夏天

“我始终发自心底认为,自己呕心沥血打造的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是一部值得观众认真、反复观看的诚意创新好电影。”

8月1日,毕志飞在微博上发布《致各路影评人和网络黑手的战书》,表示要在《逐梦演艺圈》登陆优酷之际,通过弹幕与各路网友公开对答,“目标是通过此战,以理服人,给予网络恶意抹黑和我们所获的豆瓣评分一记响亮的耳光”,并声明全网独播版权已出售给优酷,网络观看并不会为他带来收益。

这条约战书让沉寂两个月的毕志飞,再次走进公众视野。

《致各路影评人和网络黑手的战书》部分截图

2017年9月22日电影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上线,至今已有近一年时间。相比于电影撤档改档,以不到250万的票房收官,再到走向网络,电影外的纷争更加夺人眼球。

看点始终围绕在毕志飞与豆瓣的纷争上。

2018年1月22日,毕志飞起诉豆瓣,表示自己的电影公映16个小时内,在豆瓣网被锁定为最低分2.0分,并于5月30日通过微博发布《我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》,控诉“豆瓣系”对中国电影评论业、网络社会舆论有强大的操纵能力,对普通民众判断进行“绑架”。

6月1日,沉默大半年的豆瓣予以反击,将毕志飞和其名下的北京实传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,表明毕志飞对其存在恶意诽谤,侵犯名誉权,要求删除相关侵权文章,并道歉。

至此,这场纠纷还没落下帷幕,反倒让电影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频频曝光在公众视野。“八年剧本创作,全程海南拍摄。三年后期制作,五千万元投入”的制作背景,专家研讨会上的好评与豆瓣网友评价上的两极分化,都让影片的真实质量扑朔迷离。这次影片网络上线,吸引来不少网友好奇围观。

以旁白推动11条主线

这部电影到底讲述了什么故事?

百度百科资料显示,该片讲述了海亚影视学院青年教师文天阳(毕志飞饰)与17名学生(8男9女),在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中共同成长的故事。这句话的确概括了这部支线庞杂的电影的主要内容。

影片开篇,电影主人公文天阳与名叫艾琳的女子在沙滩上纵情奔跑,在艾琳发表一番对文天阳的赞美后,文天阳回应说,“特别感谢你当时送了我一朵花”。画面切换,回到文天阳收到那朵花时的场景,他流露出痛苦的表情,开始疯狂飙车,企图逼停前方的车辆,并在逼停后,画面再次切换。

仅在前2分钟,影片画面就历经多次切换,并且没有明显的内容衔接及内在逻辑联系,看完整部影片,就能发现,这是导演(毕志飞)采用倒叙手法,在开篇故意留下的伏笔。他在采访时曾透露,这几场戏是精心设计而来。

“一般电影最多三条线,《云图》有六条线,而我的电影有十一条线,并且在95分钟内阐明了”,毕志飞曾这样表示。

的确如他所说,影片中学生共有17名,与老师文天阳组成11条线,为了完整展现每一位学生的故事,导演似乎本着“能讲一个是一个”的原则,顾上了眼前的叙事和叙事目的,顾不上整体逻辑,更无主线可言。

电影作为一种影像作品,观众是通过拍摄者的镜头获取内容,采用镜头语言叙事是最基本的要求。而在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中,这一功能几乎由“口头语言”全权替代,故事呈现、故事衔接及情节推动主要靠“旁白”和人物对话。

家境贫寒的黎族学生俸艾依,故事最早出现,旁白衔接词为,“从我开始讲起吧”,2分钟左右的旁白搭配上画面,展示出她刻苦学习的日常,以及对文天阳老师的情愫。镜头切换,男生宿舍里,同样家境贫寒的小宇正认真练功,室友汪靖和马一董在一旁调侃。

镜头再次切换,汪靖与马一董在校园里撩妹,同一场景里,王佳月与冷成枫出现,以旁白搭配画面的形式继续她们的故事。由冷成枫过渡到下一名学生时,旁白衔接词为“还记得我赵虎虎吗,该说说我和这个女孩雅丽的故事了”。

这17名学生的故事脉络,大概就是从A到B和C,在B与C的故事进行到一半时,切入D与E,接着再出现D与A的故事,再空降出G与H。

要细究故事前后的衔接线索,倒并非完全不存在,只是维度都颇为牵强。比如开篇由俸艾依的故事过渡到小宇,两人有一个共同点:都是认真练功的贫困学生,从小宇过渡到汪靖与马一董,则借宿舍这一场景进行衔接,接着讲述王佳月与冷成枫的故事时,同样采用了这样的衔接方式。

没有适合的维度衔接,旁白担当起了这个重任,比如“还是从我说起吧”“还记得我赵虎虎吗”此类句子。在这样的衔接方式下,每位学生的故事的确有所呈现,但都呈片段式,零散杂乱,前后毫无逻辑可言。

旁白在影片中功能有多强大?不仅仅能推动剧情,还起着使剧情合理化的功能。

比如开篇,为了快速展示17名学生的姓名、背景、性格特点,导演让学生们对着镜头自我介绍,并借用文天阳的旁白将形式合理化:这是在带学生做镜头感的训练。学生赵虎虎因故坐牢但没有按惯例剃头(很有可能是演员不方便剃头),文天阳则在旁白中表示,已经与狱中的警察提前沟通过,照顾学生而没有剃头。

人物障碍设置单一,突破困境手法单薄

故事创作需要为人物不断设置冲突和障碍,这一点导演是明晰的。为了展现表演系学生面临的成长困境,导演为17名学生设置了不同的故事线,但整体维度单一,呈现手法也较为稚嫩。

电影中,女学生遇见的困境都与潜规则有关,王佳月和冷成枫在KTV被导演言语羞辱,文天阳在为电影谈投资时被要求只带女学生,雅丽为获得角色机会在酒店差点被非礼……影片打出要“批判演艺圈潜规则”的旗号,维度未免太表层。

而男学生面临的困境则相对丰富,然而吊诡的是,几乎都不与表演事业相关,涵盖的是包养、截肢、坐牢、自杀等元素。

作家阿城曾说过,文章的“文格”,应该展现人物如何跨过“绝境”,此处“绝境”可理解为人物面临的“困境”,影视作品同理。在本片中,人物的确面临“困境”,抛开编剧为人物设置困境是“为了困境而困境”不谈,人物面临困境时的心理表现及解决方法,都较为表层和稚嫩。

首先是在人物面对困境时的心理呈现上,影片中,角色内心的挣扎,几乎都以人物旁白再配上人物难过的神情表现。

而在困境解决上,除冷成枫人物故事线相对成熟外,其余大多都属于“车祸创作”,即当人物面临不可调和的矛盾时,一方出现大灾难后,矛盾就解决了。比如剧中文天阳与女友黄茹因现实问题而分手,在他为救学生成曳受伤后,两人便重归于好,成曳被女富豪包养一事暴露,导致文天阳老师受重伤,被女朋友指责,在他决定跳海自杀时,就被女朋友原谅了。

小宇在路边晨练时,为救老奶奶,被醉酒司机撞断一条腿,他在医院中醒来,导演用黑白PPT式镜头展现他痛哭流涕的画面后,下一个画面他便对妈妈说,“没有关系,我都想通了,我要好好学习写作,将来成为编剧,为我的同学们写剧本!”

以上提及的,是影片在内容创作层面的问题,至于影片中色彩搭配欠缺审美,演员尴尬演技、台词生硬、故事线混乱、运动镜头呈现凌乱、为了节省时间突然加快人物对话等硬伤,都是影片在制作及拍摄层面的问题,难凭一人之力解决,皆归咎于主演兼导演兼编剧的毕志飞在能力上的欠缺,难免有失偏颇。但综上所述,就内容而言,主创的确没能讲好故事,在“内容创作”“镜头语言”“美学能力”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

毕志飞的审美迷局

“带着宽容度进来,半死不活爬出去。”

在优酷上线后,本着“没看过就不能评论”的原则,不少观众点开影片,发出如上感慨。而在此前,毕志飞就曾表示,最不能接受的,是观众没有看过影片便给出的差评。此次上线优酷,口碑并未实现逆转,外界对他的真实心境亦难以知晓。

他在微博上对仅有的支持声音(有的实为反讽)一一点赞,并时刻汇报逐渐上升的优酷评分,对于大量的吐槽弹幕及评论没有直接回应。

也许对于这名创作者来说,正视社会舆论与“母亲正视无能的孩子”一样艰难。

他曾在不同场合、不同时间多次提及自己对影片的投入与付出,事实上,每一部作品背后,都有创作者的艰辛付出,但不是凭借付出和诚意,作品就顺理成章应受观众认可,品质就能让观众买单。

自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上映以来,毕志飞一直活跃在微博第一线,对近期的电影作出评价时,不忘提上豆瓣以及自己的作品。力挺《阿修罗》时表示,“震撼、热泪盈眶,本应9分,豆瓣3.1的评分太扯了!”,评价豆瓣3.6分的《猛虫过江》,“有内涵、高级别,豆瓣越来越不靠谱了”。

评价豆瓣9.0分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表示豆瓣成绩高了,“电影语言手法离中外的优秀现实主义题材电影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,不及电影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(说句心里实话)”。而对于近期热映的电影《邪不压正》,给予肯定后,表示“人物关系比较多,信息量比较大,普通观众理解吃力”。

与其对电影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的评价类似,他对近期电影的评价常与社会普遍观感向左。审美是一个中性词汇,评价电影的好与坏也是个人化的行为,作为旁人,很难以最大的善意或恶意揣度其用意。

然而就一名创作者而言,所著作品终究要面临的是观众的检验,以“偏执”姿态与观众普遍观感对立,只能陷入孤芳自赏的围城,在娱乐大众后被大众遗忘。毕志飞导演若想真正做出一部好口碑电影,努力提高“内修”也许更为关键。